中外专家为世界城堡发展献策推动中欧城堡游


中新社太原7月15日电 (记者 胡健)“此次线上理事会的召开,为8月份的国际论坛提供了经验,同时也为中欧城堡旅游业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世界城堡协会主席路斗恒15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世界城堡协会理事会议日前在山西张壁古堡召开,此次会议采取线上召开的方式。会上成员讨论了世界城堡协会论坛相关事宜及线上推广内容,确定了2020年世界城堡旅游论坛(线上)探讨主题。

不过,何小鹏始终认为,“只做电动车是没有未来的”。

截止今年上半年,有超过90%的G3购买者选择了具有自动驾驶功能的版本,大约50%的客户订购了支持XPILOT3.0的P7版本。

首先是能源的改变,从汽油引擎到电动引擎,电动汽车的制造、生产和研发都更加简单; 其次软件和数据两个引擎将会改变所有人的出行; 第三,从轮式、固定翼、到足式,未来交通工具会发生巨大的改变。 而All in智能的小鹏汽车会继续在路上。

而6年后,2020年8月27日晚,小鹏汽车成功在纽交所上市,股票代码为“XPEV”。截至28日凌晨56分,开盘报23美元,涨56%,市值超175亿美元。

何小鹏在今年6月9日肇庆工厂的首次开放直播中表示:“小鹏汽车的智能化是除了芯片,其他包括仪表盘、大屏、系统、总线、电子电气架构、从数据到软件安全,我们把很多Tier1的AB点全部做完。这样做的好处在于一旦我们把产品过半的智能化基础打好,那么将可以为小鹏车主提供与市面上常规车型完全不同的智能化产品。”

而2020年推出的电动轿跑P7,上面就搭载了XPILOT2.5系统,进阶版的XPILOT3.0将于2021年推出。

“新能源汽车并非下一个汽车时代,智能汽车才是未来分水岭。智能标签不只烙印在产品上,也体现在高度智能化的生产流程里。”

所以,何小鹏全身心回归团队后的头等大事,就是组建团队。

当时他的顾虑在于:首先用互联网的思维来做硬件很难成功;其次,国内当时没有在做智能汽车的团队,而彼时刚在国外崭露头角的特斯拉做的是否就是智能汽车,还没人敢确定。

根据8月21日更新的招股书显示,阿里巴巴集团、知名对冲基金Coatue、卡塔尔投资局和小米,分别认购最多2亿美元、1亿美元、5000万美元和5000万美元的ADS。同时,投资过特斯拉的基金公司Primecap Management Company也认购了1亿美元的ADS。

同时,随着肇庆工厂主体厂房的的全部建成,设备的全面导入并实现投产,小鹏汽车对智能汽车生产有了更好的把控。

全职投入小鹏汽车之后,何小鹏曾公开表示,未来智能电动的四个核心要素将是:

但一通电话,改变了何小鹏人生轨迹的走向,也间接地造就了国内新造车势力三剑客集结美股的局面。

而随着“智能化”标签的稳固和汽车销量的提升,小鹏汽车“中国版特斯拉”的智能汽车道路会走得更远。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譬如,在国内有着强烈需求的自动泊车就是特斯拉没有过多着力的点。而小鹏汽车则是通过自动泊车与车机交互、AI语音相结合的方式来解决用户的停车痛点。

路斗恒表示,世界城堡协会是一个致力于宣传和保护世界城堡等古遗迹的国际非盈利组织,其宗旨是提高文化遗产在大众中的关注度,推进城堡类文化遗产的保护与研究,促进城堡旅游等文化旅游的发展。

目前,小鹏的肇庆工厂的年产能达到10万辆,并且未来于2021年推出的第三款车型产品也将在这里生产。

当晚,小鹏汽车公开招股发行约9973万股美国存托股(ADS),每股定价为15美元,高出此前的每股11-13美元的区间。

世界城堡协会总部位于瑞士洛桑,目前协会会员遍及瑞士、西班牙、法国、德国、波兰和中国等。协会理事会成员包括瑞士城堡协会主席、西班牙文化遗产联盟等业内领军人物。(完)

彼时,他更为人所知的身份是UC浏览器的总规划师,一个出色的产品经理。2014年6月UC浏览器整体并入阿里巴巴,成就了当年中国互联网上最大并购案的佳话。

在更深的底层,小鹏汽车还研发了新一代电子电气架构,采用了中央控制器+域控制器的架构模式。其中域控制器包括了智驾域控制器、车身域控制器、动力域控制器等模块。这些都为小鹏汽车的后续智能化升级提供了巨大的空间。

就在那一刻,何小鹏突然产生了一种情感:将来要做一些事情来证明给儿子看。也是这种为了让儿子引以为豪的强烈想法,让何小鹏真正开始了造车的思考。

但在最初,小鹏汽车因为没有汽车生产资质而选择与海马汽车合作。直到今年3月份,小鹏汽车通过收购广东福迪汽车有限公司之后,生产资质的问题才得以解决。

被“忽悠”造车的何小鹏

虽然一部分的辅助驾驶功能还是要通过OTA逐步释放,不过此时小鹏对智能汽车的产品理解已经雏型渐显。

硬件层面,合作伙伴负责制造硬件,小鹏汽车负责集成;而在核心的软件方面,软件架构层次、软件算法以及数据等,小鹏汽车则是进行自主研发和部分合作。其最终目的是实现软硬件数据一体化。

在当时新造车势力还是“非主流”的阶段,这些话语可能并不足以引起特别多的注意。但在当下,特斯拉在国内的风生水起和主机厂的转型大潮都证明了,上述的每一点都是立足汽车智能化的核心因素。

至此,小鹏汽车成为继蔚来、理想之后第三家在美上市的国内新造车势力,也再次稳固了其新造车三强的地位。

首先是全新的互联网基因,这需要来自互联网、整车厂、科技和各行各业的优秀人才; 其次是自主研发互联网技术,因为所有的汽车制造企业都是科技企业。核心不仅仅在制造,一定还有软件和运营能力。 第三是用户参与,其中最核心的、最有价值的用户是积极使用互联网和自动驾驶的用户; 第四是对汽车工业心存敬畏。

2017年2月,何小鹏的第二个小孩出生。正当他沉浸在喜悦之中时,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作人兼老友符绩勋打来电话,并且告诉他:汽车的赛道已经开始了,如果不冲进去,赛道的窗口期过一两年可能就会关闭。

这个能力也是2018年小鹏初代G3上市时的核心亮点之一。当然,还包括自研的操作系统 X-mart OS和在本土化上下了大力气的辅助驾驶系统XPILOT。

这些都不同程度地提高了小鹏汽车的风险抗压能力,成为何小鹏造车路上的助梦人。

事实上,在何小鹏缺席的前三年中,小鹏汽车已经以电机、电池、电控、中控大屏与仪表“三电一屏”开发作为切入点,进行互联网汽车核心系统研发,并完成了整车研发。

小米雷军曾经送给何小鹏一句话:如何把硬件、软件服务做到艺术的平衡,非常的重要。

但作为一个产品人,何小鹏一直想做出一款改变世界的产品,改变的范围越大、深度越深越好。而汽车的智能化让他看到了这种可能性。

同年8月,何小鹏正式从阿里巴巴离职,全职投入小鹏汽车的工作。而符绩勋也被何小鹏称为“忽悠”他创业的“坏人”。

这跟特斯拉的发展思路大体相似。不过何小鹏认为特斯拉的路线未必符合中国的交通情况。

截止今年6月30日,小鹏汽车3676名员工43%为研发人员。其自动驾驶团队成员规模更是达到300人。 

可见,在智能电动汽车的软件和制造两大层面,小鹏汽车自研的路线无疑是其最强大的软硬件武装。

据小鹏汽车在招股书中透露,目前小鹏汽车车主:ACC 已驾驶2500万公里,平均使用率66%;LCC/ALC 已驾驶1110万公里,平均使用率43%;自动泊车成功率80%,平均使用率46%。

从2018年底至今,小鹏汽车已经进行8次OTA升级,并且所有的ECU都可做到OTA。 

而何小鹏及其团队,试图在这样的平衡中,实现终极的智能汽车。

在上市现场,何小鹏也再次表示,未来有三个要素会推动智能交通的前进。

通过本次发行,小鹏汽车募集的资金总额约为15亿美元,比此前预计的12.71亿美元高出不少。

肇庆工厂目前600多名员工,78%来自主流主机厂,74%超过5年工作经验,其中工程师超97%为本科及以上的学历。

“我觉得做智慧出行的有两种人,第一种是依附在别人身上,第二种是做全生态链,第一种像安卓,第二种像苹果,而做智能制造的一定是后者。”

于何小鹏本人而言,连续创业并成功上市,也算是其造车之路上迄今为止最好的一个成绩单。

西班牙文化遗产联盟主席哈维尔成为世界城堡协会理事会新成员。他表示,西班牙文化遗产联盟拥有98个城堡会员,他乐意携会员一同加入世界城堡协会,希望双方通过线上平台共享资源,互惠互利,为中欧城堡旅游业的发展贡献力量。

连原特斯拉 Autopilot 机器学习骨干人物、著名机器学习专家谷俊丽也于2017年成为小鹏汽车的一名大将。2018年12月原高通自动驾驶负责人吴新宙加盟小鹏汽车硅谷团队,担任小鹏汽车自动驾驶业务副总裁。

在All in智能化的理念下,小鹏汽车走上了从L2到L3、再到未来自动驾驶的自研智能汽车道路。这也是一条技术最为艰难,但护城河最深的道路。

何小鹏也先后在阿里巴巴出任移动事业群总裁、阿里游戏总裁,土豆总裁。

在阿里任职期间,何小鹏也曾在内部提出造车,但结果无疾而终。他也深知,造一辆车比打造移动互联网艰难得多。

他甚至亲赴北美招聘,而收获也颇丰。“从(2017年) 10 月开始,差不多每个月都会有一到两个资深 VP、SVP 级别的成员加入小鹏汽车。”

而小米雷军,则是何小鹏在造车之路上另一个想要感谢的人。

尽管何小鹏在2014年就联合投资创立了小鹏汽车,不过在2017年之前,他都没有全身心投入到造车赛道上。

按照小鹏汽车的计划,当下P7已经开始在肇庆工厂进行量产。

早在小鹏汽车天使轮的时候,雷军就以个人的名义对其相助;而后雷军名下的顺为资本也参与了小鹏汽车的A+轮融资,而小鹏汽车处于C+轮的时候,小米则是从集团层面出手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