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五四青年奖章获得者周宁“网红”日记之外的故事


独家对话五四青年奖章获得者周宁,“网红”日记之外的故事

科技日报记者 刘志伟

记者:当时那位病人有确诊吗?

第一点,真正做到了不计代价、不计成本,去抢救病人。

他是武汉的一位心血管医生,今年元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感染。在大家都蜂拥至发热门诊的时候,他回家隔离治疗,4天之后体温下降症状缓解。

周宁:1月底的时候,社会恐慌情绪还是蛮明显的。医院的发热门诊,平时也就十几个病人了,最多二三十个病人。1月底达到高峰时,一天接诊七八百甚至上千个病人,远远超出了我们医院的承载能力。

平时大家发烧,在家休息一下也就算了,但那个时候大家很紧张,一旦有发热都觉得自己被感染了,蜂拥到医院来,这大大的增加了交叉感染的几率。医院和医生不堪重负,造成医疗资源挤兑。床位数供应不上,导致重症病人无法收治,增加病亡率。

我心想只要一结束隔离,一定要冲到一线去。这个病毒,我不怕它,我要跟它死磕到底,为兄弟“报仇”,那种感觉特别难受。

当时以为他是被新冠病毒感染了,紧急送到我们自己的医院,结果是大量的脑出血,这很可能跟他平时劳累没休息好有关系。

记者:抗“疫”期间,感触最深的是什么?

记者:什么时候决定要上抗疫一线的?

所以根本就不能拖延,我就跟“护心小分队”晚上11点多钟从酒店开车去医院,进病房抢救,搞到晚上一、两点钟才出来,给他更换管道,给他做抗凝处理。

我自己躺在床上,也在琢磨这个事。民众恐慌对一个传染疾病的防治是非常不利的。如果真的出现了这种社会恐慌,武汉一封城,很有可能会出现群体事件或者群体性外逃,或者是不配合防疫工作,社会就会出现混乱,所以我觉得非常有必要把我自己的经历告诉大家:第一,不要害怕,这个病不是得了就会死;第二,当时虽然很严重,但从专业角度讲,仍然认为它是可防可治的,因为任何传染性疾病,只要把自己保护好,远离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是不会被传染上的。

周宁:我公众号的关注量并不是很大,大概有几千,不到1万人。这一篇文章发出后,一下子冲到十几万,现在公众号有11.7万的粉丝。

我有个病人老程,他作为武汉市抗击疫情重症病人的一个代表,是我们和上海华山医院医疗队联手抢救回来的,一个人花费大几十万,真的是不计成本。不管什么身份,什么背景,不论贫穷与否,无论什么社会地位。这是让我从始至终非常感慨的一件事情,我不知道其他国家有没有碰到这种情况,我估计很难。

周宁:病人出院的当天晚上,我自己就开始发烧了,咳嗽、肌肉酸痛、拉肚子。开始烧到38.9摄氏度,一直到了24号症状才明显好转。除夕晚上,我自己好一点后,坐在床上用手机敲了6000多字的治疗日记。

“五·一”前夕,39岁的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心内科副教授、副主任医师周宁荣获第24届“中国青年五四奖章”。

我不怕它,我要跟它死磕到底

1月31日那一天,跟我同科室而且特别要好的35岁年轻博士突然“失联”了。

正在居家隔离的人,怎么就“失联”了呢?科室领导怕他出事,带人去到他家里。门也叫不开,后来把门砸开进去的,发现他一个人昏迷在家里。

曼城上半场几乎被打爆

曼城的中前场拿不住球,且踢不出小快灵足球的进攻就像隔靴搔痒。曼城本场所谓的传控,根本无法将皮球输送到威胁区域,如此传控是典型的“伪传控”,曼联自然破解起来轻松无比。比赛中我们频频看到红魔将士三两脚传递就突入到进攻三区,然后高效完成射门。过去那支统治全场的曼城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进攻被摸透、防守被打穿的“无欲无求之师”。对于曼城来说,输掉曼市德比对联赛大局没有过多的影响,却应该被敲响警钟,毕竟他们的追求是拿下杯赛三冠王,欧冠并不会给他们那么多犯错的空间。

记者:为什么会把“日记”放到网上?

记者:什么时候写的那篇日记?

幸好没有发现明确的病毒性肺炎的证据。而他自己也要求出院,在将相关情况上报领导以及通报兄弟科室以后,我们让他离开了医院。叮嘱他千万要隔离,防止出现家人感染。

是的,十天之后,曼城就将迎来与皇马的欧冠次回合较量,虽然首回合2比1获胜,但对手是防守力极强的球队,曼城倘若踢出本场对曼联的进攻,那估计皇马会偷着笑。这大概是瓜迪奥拉接手以来,控制力最差的一支曼城,当传控变成了“伪传控”,西班牙人必须进行反思。否则,即便突破了皇马这一关,也很难前行更远。过去两个赛季欧冠的教训,难道还不够吗?

真正做到了不计代价、不计成本

他是我们医院第一批进入金银潭医院防疫一线的医生,他在金银潭医院参加了两周的防疫工作,整天就守在ICU里面给病人治病。两周后,他被抽调出来休整。

有媒体朋友告诉我说,这可能是2020年全网第一篇千万量级“现象级”火爆文章。

曼城有控球率,然而小快灵的传导在曼联的铜墙铁壁面前却消失不见,当一支擅长短传渗透的球队打起长传和起高球,那他们还能制造有威胁的射门吗?答案显然是不能。

周宁:1月17日,我收治了一个病人,他是一位厨师。那时候,疫情还不是特别严重,甚至还没有明确是不是有“人传人”。

周宁:1月21日已经明确有“人传人”了,所以大家很紧张,那时候核酸检测试剂非常少,我立刻取消了他的出院医嘱,安排他再次做肺部CT检查。

记者:你的“日记”有多火?

周宁: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我们有一个ECMO病人,晚上11点出现了管道并发症。这个ECMO病人呼吸衰竭很严重,只有靠ECMO维系生命,如果停顿的话,病人可能很快死亡。

我的笔触大部分是比较积极的,所以绝大部分反馈内容也是比较积极的。当然也有人说,你是医生你不怕,我们没有医学知识,所以当然怕。我当时想,哪怕你没有医学知识,你看懂以后,也能够对你防疫有帮助,就很好了。

很多人表示很感激,我觉得很欣慰。

如果能够有一个非常权威的声音告诉大家,哪些人需要去医院、哪些不需要去,武汉在疫情早期就会从容很多,重症病人也不会暴增至那么多。

总是轻易丢失球权,给曼联反击机会

当时也没料到会这么受欢迎

如果你看看曼城本场比赛球权转换的数据,就会明白他们如此沉沦的原因。中前场的六名球员,斯特林丢失球权22次,京多安是19次,福登是11次,罗德里是10次,阿圭罗和B席分别是8次——但他们两人第59分钟就被替换下场。如此挥霍球权,曼联的反击如何不风生水起?!

给曼联一次又一次的反击机会

坐在床上用手机敲了6000多字的治疗日记

2月8日隔离结束,我就给医院打电话,我说我现在随时可以出来工作了。2月9日,那一天也是很凑巧,光谷院区被列为新冠肺炎重症定点医院,当天晚上就要收治病人。我下午3点接到的通知,5点钟收拾完衣物就赶往医院投入战斗。

第二点,就是我们整个医疗队伍的执行力强。从防疫指挥部一有命令下来,我们马上就能够落实,比如说隔离病房改造、救治物资的筹集、危重症患者收治,我们很快就能落实。说大一点就是要把国家意志落实到我们的工作细节之中,非常自信,非常仔细,有非常强的执行力。我们的医疗队,也包括我自己,下夜班基本没有休息,病人需要我们马上就出发。

一月底的时候,社会恐慌情绪还是蛮明显的

周宁:前面4天有症状,后面14天是隔离,到2月8日结束。我在隔离期间感觉都比较好,但发生了一件事对我心态影响特别大。

记者:听说你接触了一个华南海鲜市场的病人?

我们看到他的片子都觉得很难过。他是我们天天在一起并肩作战的好兄弟。那天晚上,我彻夜没睡,当时我以为他是被新冠病毒感染以后引发的脑出血。

他是心脏病,心跳特别快,18日给他做了术前谈话,19日给他做手术,21日他出院。出院的时候,他突然告诉护士,前段时间发烧、咳嗽、还因此住过院。

而且,他在12月初还去过华南海鲜市场,更要命的是,他经常处理从华南海鲜市场流出来的活禽和野生动物。

布鲁诺-费尔南德斯机敏助攻马夏尔破门略显意外,但曼联打破僵局只是迟早的事情。事实上,在红魔首开记录之前一分钟,马夏尔就曾单刀直入,只是他没有选择传球给无人盯防的布鲁诺,否则埃德森的城门已经被洞穿。是的,上半场的曼城是如此的“典型”,又是如此的“非典型”,他们的控球高达69%,射门数却是1比7。习惯了过去几个赛季在梦剧场耀武扬威的曼城球迷不禁要问:这还是曼城么?

记者:能讲一个具体的事例吗?

周宁:在光谷院区,从2月9日一直战斗到3月31日撤出,总共52天。有两点,感触比较深。

在隔离18天后,他毅然冲向抗疫一线,连续奋战52天,抢救危重病人。

我当时也没料到会这么受欢迎,后台有14000多条留言,我来不及一一翻阅,看了200多条。大部分留言都是说,看了文章觉得不是那么可怕了;知道怎么样去预防,保护自己,保护家人;对防疫更有信心了。

5月4日,周宁接受了科技日报记者的独家专访。

他的“隔离治疗日记”单篇阅读量超1520万。在大家不知所措的时候,这篇日记大大提升了群众对新冠肺炎的认识水平,缓解了公众的恐慌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