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疫情“摁”得快给战“疫”启示多


北京疫情“摁”得快,给战“疫”启示多

与“火眼”核酸检测实验室总指挥、《生命密码》作者尹烨博士面对面

餐厅叔叔阿姨们拿着饭勺餐

答:我们是应北京市和国家卫健委要求紧急增援的。我和华大集团董事长汪建老师6月20日晚上到达北京,不到3天就在大兴体育中心建起了包括9个气膜舱的“火眼”实验室,由于样本量太大,后来又调了几个到北京,增加到16个舱。

我们要思考应该如何和微生物更好地相处,如何和其他生物、和环境更好地相处。人类虽然可以改造自然,但在自然面前应该谦卑,归根结底我们是自然的一部分。过去讲“天人合一”,至少是使生态环境可循环、可持续,可以永续发展,人类和自然应该“和平共处”。这是这几次冠状病毒引发的疫情给我带来的思考。

校长和高三学生挨个击掌

直到这几年,我们不断被“打脸”,新冠这么简单一个病毒居然能把人类这种号称有最高智能的生命折腾成这个样子。生命本身都受生命密码也就是基因的调控,所以我们不能看轻任何一个物种,更不能过高估计人类。这很像我们下动物棋,有象、狮、虎、豹、鼠,老鼠可以克制大象,一物降一物,环环相扣,最后形成一个大循环,人类注定只是这个大循环、是生态链上的一个点。

换言之,我们必须认识到,不能让高通量测序、规模化核酸检测等好技术只在发达国家,或者像中国这样制造业比较强大的国家普及,我们更应去关注欠发达国家和地区,它们缺乏这个能力。大家要明白,如果这些国家的疫情不控制住,全世界其实没有办法真正平息下来。

“我们不能看轻任何一个物种”

问:这里面有一个“人类观”的问题?

来表达对母校的怀念和留恋

高大上的技术要接地气。在过去20年的发展中,我们不仅掌握了自主设备和诊断试剂,更大幅度降低了基因测序、核酸检测的成本,并利用国内强大的工业体系,具备了快速工程化的能力。

我对他们的祝福和感情越深!”

带着一系列问题,记者近日和“火眼”核酸检测实验室总指挥、华大基因首席执行官、科普著作《生命密码》作者尹烨博士面对面访谈3个小时,听他讲述“生命的密码”。

校长于敏站在回教学楼的路上

在公告的最后,Arkane也感谢了玩家们的支持与积极反馈,“我们已经等不及想要和你分享更多细节,所以请关注我们未来的更新,很快就来。”

“火眼”为什么紧急“空降”北京?北京疫情防控进展给人以怎样的启示?全球确诊病例突破1000万人意味着什么?究竟应该怎么看人类和自然,人类和微生物的关系?面对疫情防控常态化,普通民众应该怎么做?……

人类17世纪下半叶才开始认识细菌,然而到了今天,人们发现细菌纷纷出现了耐药性,耐药性研究已变成全世界关心的话题。这也说明人类和微生物之间的相处还处于一个低级阶段。换言之,我们可能永远无法摆脱“微生物动乱”,或者说,微生物当中一定有一群“激进分子”会不停地捣乱,带来瘟疫。过去带来瘟疫的可能是细菌和寄生虫,这几年主要是病毒。人类在最近半个世纪遇到的病毒,除了冠状病毒,还有禽流感病毒、艾滋病病毒、埃博拉病毒等。

问:仔细想想,似乎确实是近些年各种病毒带来的问题层出不穷?

构筑一个“大坝”,应对核酸检测“洪峰”

“全世界都控制住了,这次疫情才会平息下来”

问:您刚才说,这是人类历史上迄今为止最大的单体核酸检测实验室,这究竟是“喜”还是“悲”?

第三,从来没有一个历史阶段,像今天这样交通便捷。交通工具的便捷极大加速了微生物的传播。

本报记者李斌、罗鑫、王普、夏子麟

“孩子们就要参加高考了

实际上,这得益于华大基因创始人在成立之初就强调的大科学、大平台、大目标。华大基因成立就是为参加国际人类基因组计划,一开始就追求一个宏大目标。所以华大确定战略时,始终首先考虑的是技术的普及率和可及性是多少,一个技术最大的失败不是实验失败,是技术出来了老百姓用不起。

答:对。人类有了智慧,就很容易自大,认为自己无所不能、人定胜天,甚至可以掌控万物。但人们后来发现,人类基因组有30多亿个碱基对,可是过去17年里我们却被大约只有3万个碱基的冠状病毒“绊倒”了3次:第一次是2003年的SARS病毒,第二次是2012年的MERS病毒,这次是COVID-19病毒。一直到今天,人类还在付出高昂的防控成本,疫苗研制也还在一个艰难爬坡过程中,还有各种各样的问题需要解决。比如核酸检测能力,有些国家一直到今天连一个像样的生物安全实验室都没有。

食堂师傅跳舞助威考生

16个气膜舱整齐排列,蔚为壮观,身着防护服“全副武装”的实验员不时出入;过道里,一个个纸箱子层层堆放,里面装满了仪器、试剂和防疫物资……

校长在最后一次跑操与同学们击掌……

《乘风破浪的姐姐》主题曲

答:有人说,人类从历史当中学到的唯一的教训,就是没有从历史中学到任何教训。面对这次疫情,一些时候,A国犯的错误B国还会再犯一遍。个别国家从一开始就轻敌,包括个别发达国家,其实早就应该强制普及戴口罩,新冠主要由飞沫传播,为什么不戴口罩呢?多少人为自己的傲慢付出了代价。

当前,中国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北京新发地聚集性疫情形势持续向好,而放眼全球,疫情仍在传播蔓延,累计确诊病例已突破1000万例。

同学们想以击掌声音大小

Arkane Lyon官方表示,尽管他们知晓这是个正确的决定,但开发者们也和玩家们一样失望,为此他们也进行了致歉。

在现场观看舞蹈的同学表示:

面对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聚集性疫情,不久前,在新冠肺炎疫情“武汉保卫战”中立下战功、又在全球战疫中将自主研制的核酸检测设备和诊断试剂“覆盖”上百个国家和地区的深圳华大基因“临危受命”,迅速从武汉、深圳、青岛等地调集约千人的队伍集结北京,在北京大兴体育中心建立第8座气膜版“火眼”核酸检测实验室即全球第92座“火眼”核酸检测实验室,显著提升了北京核酸检测能力,截至6月30日已完成约100万份样本的检测……

问:能否说说“火眼”是怎么“空降”北京的?

“多少人为自己的傲慢付出了代价”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死亡循环专区

从基因、人类易感性上看,新冠疫情早已成为一个全球性公共卫生问题。抗击新冠病毒,不是国和国的竞争,不是公司对公司的竞争,不是人种和人种的竞争,而是人类和病毒的竞争,是人类和时间的竞争,必须集中全人类的智慧和力量。

答:新冠病毒的感染不分国家,不分人种。我们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多了一个更为紧迫的内涵,就是发展公共卫生事业,建设人类健康命运共同体。今天,哪一个国家自己控制住了新冠疫情没有用,只有全世界都控制住了,这次疫情才会平息下来。

开发者表示,额外的时间能让他们带来更加鲜活生动的《死亡循环》游戏世界,为玩家们呈现符合他们期望的诸多角色和游戏乐趣。

答:这是个非常好的问题。地球的年龄已有约46亿年,从化石证据看,生命起源于30多亿年前。最开始的生命其实就是一段一段的核苷酸。从单细胞到多细胞,从简单到复杂,从水生到陆生,从低等到高等,从无性到有性,生命不断演化。

参与舞蹈的厨师们表示:

问:科学防治、精准施策,精准施策的前提是不是精准识别?

用有趣可爱的方式为同学们加油助威!

答:我想是有几个要素叠加。实验室建一个小的相对容易,慢慢建一个好的也相对容易。但是建一个体量大的,又要求很快建设,不容易。

为了能让同学们轻松上考场

“高大上的技术要接地气”

换句话说,这次疫情固然是一次“瘟疫”、一场灾难,但是从人类对生命科学的认知、对分子生物学和基因组学的了解角度看,它帮助更多的人认识到底什么是基因、什么是核酸、该以什么态度理解生态,也使更多人认识到21世纪是生命科技的世纪。

问:您从事基因组学研究有10多年。人类和新冠病毒都是由碱基组成的,现在这个小小的病毒对人类竟然造成如此大的影响,您说生命微妙不微妙?

当时,雷神山、火神山建起来了,方舱的概念也提出来了,我们当时就觉得应该有一个“雷达”,尽早去发现感染者、患者,也就是要通过检测进行精准分类施治,防大于治。我们当时就编了个顺口溜,“雷神火神与方舱,要靠火眼来帮忙。”

集体进行最后一次跑操

第二,人类人口密度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高过。今天全世界有大几十亿人,这在一个世纪前是不可想象的,一些国家的城镇化率已经达到百分之七八十,意味着大家集中在一起生活、工作、社交和学习,传染病的传播就可能很快。

宇华实验学校餐厅的叔叔阿姨们

答:最近网上不是流行一个段子吗?老北京人见面已经不是说“您吃了吗”而是问“您核酸了吗?”从积极方面看,这次疫情是一次难得的生命科学大科普的机会。如果说大约100年前,人类对病毒不了解、某种程度上是以“群体免疫”和隔离阻断的方式对抗西班牙大流感的,那么100年后的今天迎战新冠病毒,就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使用分子生物学技术“对抗”一个新发现的病原体。这是一次全民对生命认知的教育过程,是一次科普过程。

“对自然界的打扰,现在到了历史最高峰”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问:怎么看这次新冠疫情在全球的肆虐?

“越用力感情越深!”

我希望学生跟我击掌的时候用力一点

“火眼”实验室“能辨别的不仅仅是新冠病毒”

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单体核酸检测实验室:16个舱,每个舱占地面积有75平方米,一天的设计通量按单管检测能达10万人份,如果按照“五混一”混检,一天最高可检测50万人,助力北京“应检尽检”和“愿检尽检”。我理解,我们其实就是构筑一个“大坝”,以应对核酸检测的“洪峰”。在这个过程中,北京市、大兴区都给了非常大的支持,因为建设“火眼”要用不少施工人员,需要大量电力,还要统筹消防、安保、后勤等问题。

“雷神火神与方舱,要靠火眼来帮忙”

问:这次新冠病毒在不到半年时间里横扫全球,您怎么看?

江苏淮安中学高三学生

答:武汉“封城”第二天,汪建老师就率队逆行武汉,到武汉后就意识到当地核酸检测能力不足。他是抗击非典的老兵,太知道在一个新发、未知传染病初期,病原和治疗方法不清楚时应该干什么,就是要切断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保护易感人群,所以首先要尽可能地检测,当时我们提出来叫“饱和”检测,也就是今天的“应检尽检”。第二是要“隔阳”,把阳性感染者隔离起来。第三叫保阴。

和跑回教室的同学挨个击掌

第一次大规模使用分子生物学技术“对抗”一个新发现的病原体

突然看到这一幕的同学们

问:能否讲讲武汉战“疫”的经历?

“我们被冠状病毒‘绊倒’了3次”

问:华大凭什么能在短短几天时间里,建起历史上最大的单体核酸检测实验室?

答:我们曾经研究过这个问题,背后有三个深层次的问题:第一,是我们从来没有真正认知自然,老是去打扰野生动植物的栖息地,随随便便地进入深山老林胡乱砍伐,这个过程中可能就打搅了一些不该打搅的远古微生物,它就可能跨越物种屏障。人类对自然界的打扰,现在到了历史最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