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职季你慌了吗知名企业被曝裁员过半职场人跳槽谨慎


中新经纬客户端4月3日电(董湘依) 在这个特殊时期,有人体验了一把在家“云办公”的感觉,也有一些人被迫面临企业裁员的窘境。日前发布的一份职场跳槽报告显示,四分之一的企业有裁员动作;此外,在被问及疫情对跳槽是否有影响时,超六成职场人表示肯定。求职季来了,你慌吗?

据智联招聘发布的春季白领跳槽调研报告,在被问及疫情对跳槽是否有影响时,表示肯定的职场者占比66.24%,其中52.19%的白领会在跳槽时谨慎行事;在回答“无影响”的白领中,“个体情况因人而异”与“疫情只是暂时的”为主要原因,这部分职场人对自我和大环境都比较乐观。

放眼海外,裁员潮更是席卷多国,多个行业领域难以幸免。根据彭博统计的数据,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美国零售业宣布的临时裁员人数已超过50万,预计将有更多员工面临被临时裁员或解雇的命运。美国零售巨头梅西百货、GAP与Kohl’s宣布,将临时裁减大部分门店员工。

4月8日,随着武汉天河机场复航,翟晨飞也要回归本行了。网上培训、飞行训练,两个多月后重拾业务,翟晨飞觉得熟悉又陌生,他说:“武汉越来越好,也该我们上场了。”翟晨飞以他的方式和所有的武汉伢一起坚守,终于迎来了武汉的春天,迎来了他的“重上云霄”。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

在当志愿者的两个多月里,翟晨飞用镜头记录着疫情期间这座城市的变化,在网上连载了纪录片《冬去春来》,受到网民关注。“我做的这些真的微不足道,很多人都在为这个城市拼命,作为年轻的飞行员,我们也要多担当些社会责任。”

中新经纬客户端在某职场社交平台上看到,一位自称“金融民工”的职场人感慨:“今年跳槽太难了……”,据他自述,入职时被要求签了天价的业绩承诺,老板则答应会想办法帮忙完成,本来还有三个月转正,但因为没完成业绩半年未转正,工资打折,不禁自问“到底还要耗下去吗?”

2月14日,武汉气温骤降了14摄氏度,雨夹雪伴着大风席卷着武汉空荡荡的街头。晚上10时许,一辆装得满满当当的16米长大卡车驶入仓库,车上装着1.8万份捐赠给雷神山和火神山医护人员的自热火锅。

疫情期间武汉市内物资运输成为较大困扰,翟晨飞的主要任务是帮助大批量捐赠物资的集中配送。从一月末到二月初,他每天的日程排得比飞行时还要紧凑,每天早出晚归,对接物资、运输、各方协调……

马云曾有一句话被广为流传,员工离职无外乎两个原因:一是钱没给到位,二是受了委屈。现实依然得到了印证。

3月17日,援助湖北医疗队队员开始逐批离汉返程。英雄返乡,翟晨飞与两位同事集结,送别医疗队员。汉警铁骑在医疗车队前开路,他们跟车在后护航,从医疗队驻地一直送到天河机场。

“面试通过了,就是还没去上班呢公司就倒闭了”——最近网络上这个段子很火,乍看搞笑的背后,应该有不少职场人都会纠结,现在是不是跳槽的好时机?

前述报告显示,虽然今年春季白领跳槽意愿提升,但行动下降,超2成的受访白领仍处“观望期”,该群体较2019年春季扩张7个百分点。可见,面对不确定性,职场人对待跳槽的态度也趋于保守。

据公开报道,小米3月初被员工指其涉嫌“暴力裁员”,即便小米官方给出“合同已到期”的回应,但显然无法平息舆论风波。无独有偶,360日前又被传裁员15%至20%,不过官方随后否认了该传闻。

实际上,大多数人对于离职原因都无法做到潇洒为之。在此前发起的“疫情结束后,你会跳槽吗?”的话题之下,有网友评论:“现在不是跳槽的好时机,已经是十年来全球经济最危险的时刻了。”

在一位从事人力资源工作的职场人看来,一场疫情打乱了原本的节奏,使得所有行业面临大洗牌,现如今的形势并不适合跳槽,但也分情况,如果内心十分想换工作,那就另当别论了。

上述报告指出,尽管跳槽理由各异,但有一半以上的白领是因为薪酬原因选择跳槽;而企业发展、职位晋升与福利待遇则依次排后,成为白领递上辞呈的导火索。

“各地人社部门和公共就业服务机构将会加大政策支持,提供贴心服务,帮助大家找工作、提技能,相信实现就业的春天很快就会来到。”游钧称。

翟晨飞与十几名志愿者冲进雨里,女生一次抬2箱,男生一次抬4箱。大家手里的箱子垒得老高,被风刮得直往后退,站也站不稳。搬完物资后,所有人都精疲力竭。尽管辛苦,但后来得知自热火锅第二天就送到医护人员手中,大家都欣慰不已。

工作量最大时,他和小伙伴们一天搬运50吨消毒水、20吨蔬菜和10万个馒头……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就像是在执行航班任务,一段接一段,只不过旅客变成了各种救援物资。两个月里,翟晨飞驾车行驶近万公里,足迹遍布武汉三镇。

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春节假期结束后,“减薪”“裁员”“跳槽”这些词愈发频繁地出现在社交平台上,成了徘徊在职场人心头不得不面对的现实选择。

“朋友被公司的同事辱骂了,因为准备跳槽到竞争对手公司,薪资比现在高一半,他们纷纷指责我朋友忘恩负义见钱眼开,朋友感到很委屈。” 有人在网络上如是讲述。

与翟晨飞在同一志愿服务团队工作的,还有他的同事陈玺、周宇昕。2月29日,他们得知河北第四批援鄂医疗队有一位护士长过生日。为了让她过上这个四年一次的生日,三人穿越半座城市将四处找寻到的蛋糕送到了护士长面前。“护士长当时非常感动,我也觉得这件事太有意义了。”翟晨飞说。

对于跳槽的选择,有网友直言,“想和做之间还是有距离的。真的很想跳槽,但要考虑的也很多。”

在北京一家事业单位工作的王女士称,自从复工以来几乎就没有休息过,“周一到周五有两天加班到晚上10点多,周六加班一下午,周日从下午加班到9点。疫情严重期间,我春节只休息了七天就上班了,之后也没在家办公过,并且公司没发年终奖,甚至到现在一月份的工资都没发。”

2020年在充满不确定性的经济与社会环境下开场,除了跳槽以外,裁员也成了职场人头顶高悬的“达摩克斯之剑”。事实上,自2019年底以来,网易、小米、360等互联网公司纷纷因裁员事件而陷入争议。

此外,准备跳槽的员工若被同事无意间知道了,那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随着国家出台积极稳就业政策,地方返岗复工保障加快推进,就业形势正在转好。

疫情之下,无人能独善其身,站在“十字路口”,希望、恐惧、无奈、心酸都交织在了一起。无论是跳槽还是坚守,面对未来的种种不确定,你准备好了吗?(中新经纬APP)

智联方面向中新经纬透露,此报告是智联平台上的随机问卷调查,当下有跳槽意愿和行动的白领占比达到94.59%,其中,已收到Offer与正在找工作的“行动派”占67.96%。也就是说,超过9成职场人想要跳槽,7成已经在行动了。

3月25日,人社部副部长游钧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介绍,在前期扩大中小微企业享受失业保险稳岗返还政策受益面的基础上,对那些不裁员或少裁员的中小微企业,返还标准由原来的企业及其职工上年度缴纳失业保险费的50%,提高到最高达100%,对湖北可以放宽到所有的企业。也就是说,失业保险稳岗返还的政策,不仅降低了门槛,还提高了标准。

他表示,截止到目前,今年就已经有146万户企业享受到了失业保险稳岗返还,金额达到222亿元,共惠及到了4951万职工,受益企业的户数已经超过去年全年。

1月24日,翟晨飞在微信群里看见了不少求助信息,如医疗物资匮乏、医护人员上下班交通问题等。28日,他加入朋友组建的志愿者队伍“斑马救援团”。

还有网友表示,“有些企业动不动就说疫情,薪资说减就减,对半减,平常超业绩倒是不见多发钱。员工能不心冷么?”

“在保证自身安全的同时,如果能为加快城市恢复运转的进度做点贡献,哪怕是一点点,我都觉得非常有意义。”翟晨飞说。

前述报告显示,24.33%的白领所在企业有裁员现象。在裁员规模上,27.55%的企业只辞退了个别人员,还有2成企业采取5%以内的小比例人员优化,裁员率在“20%以上”的受访者占比21.49%。

4月1日出版的2020年第7期《求是》杂志刊发了人社部党组题为《全力以赴做好应对疫情稳就业工作》的文章。文章指出,受疫情影响,今年春节后,企业开工复工时间普遍推迟,劳动者返岗就业延迟,招聘用工总量下降。就业主要指标出现波动,就业增长放缓,1—2月城镇新增就业人数108万人,同比减少66万人;失业水平有所上升,2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6.2%,环比上升0.9个百分点。